读后感大全

《反思经济学》读后感

时间:2020/7/1 21:42:00

  在笔者看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同样也适用于经济学,因此,笔者比较赞同张维迎先生所提出的观点:我们需要反思经济学。

  像人们当初讨论世界的本源是什么一样,经济学中也一直就是以“自由市场”为主,还是“政府干预”为主的问题争论不休。在《反思经济学》这篇文章的开头部分,张维迎先生打了个形象的比方,有个长的很漂亮的女子,一个画家给她画画,画家就是凭感觉画,结果画出来的像一只漂亮的猴子,但说,这就是那女子,接着就开始有人对这幅画议论了。主要是两类人,一类人认为这幅画大体上是对的,对应到经济学,这一类人就是主张“自由市场”的一类人,他们主张自由竞争的市场机制,反对国家干预,即使出现了经济危机,市场也具有自动调节的功能。

  于是,尽管社会经济的发展已经不像他们预期的那样,而是,美女变成了猴子,他们仍然坚信市场是能够自我修复的,当真地觉得好像说不过去的时候,这一派人开始为市场的缺陷辩解,而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别人相信,市场可以通过不断地自我调节从而促进社会经济达到预期的发展水平。

  还有一类人,他们可能天生就对市场比较反感,因为他们更相信政府,于是,当社会经济的发展出现问题时,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政府得来管一下了,他们觉得政府出面管理会让他们更有安全感,毕竟有只“有形的大手”在那“罩着”。

  可能张维迎先生也对这样的争论感到厌烦了,于是他提出了,也许经济学家要做的事情并不是在那争论,而是我们应该反思一下了,我们的经济学到底是干什么的?他指出了经济学的本来面目是什么,经济学本来是为了证明市场的有效性发展出来的,但是,有趣的是,现在经济学又成了反市场的理论?笔者觉得张维迎先生分析“经济学成了反市场理论”的原因是很有道理的,他提出,之所以后来经济学成了反市场的理论,是因为从1870年代开始,主流理论放弃了亚当.斯密研究的发展,分工、技术进步,转而关注市场均衡和财富分配,不继续研究市场的正向循环,自然也就证明不了市场的有效性。于是,当出现很多经济问题时,经济学自然会成了反对市场的理论。

  关于主流经济学的谬误。笔者比较认同张维迎先生提出的主流经济学的谬误的观点。他指出,主流经济学依赖于很多假设,而这些假设事实上又是不可能成立的,比如,以每个人的能力为假设,认为人的能力相当于计算机,但很显然不可能。再比如,经济活动没有外部性的假设,但马克思主义哲学告诉我们,世界是普遍联系的。再有就是,技术、资源以及偏好是已知的假设,但很显然,这又过于理想化了。此外,还有信息是完全对称的假设,但在现实生活中,这也是不可能的。

  而在这些假设下,亚当.斯密最关心的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的问题被抛弃了,只剩下均衡以及实现均衡的条件。又由于市场的有效性是在这些假设上证明的,而现实中,几乎所有的这些假设条件都不能成立,所以,就有经济学家提出了政府干预经济的观点。

  关于垄断。笔者也比较赞同张维迎先生对“垄断”的分析。他指出,因为有规模经济,先进入的企业可以占很大的市场,就会形成完全垄断或者寡头垄断,而如果每个企业的市场份额很少,对价格没有影响力,就叫完全竞争,按主流经济学理论,市场有效性是建立在完全竞争基础上的。

  现实中,完全竞争难以达到,所以需要政府反垄断,但是,人们似乎对反垄断的内涵没有真正的理解,而错误地认为只要有垄断,就要反对。这其实是错误的想法,张维迎先生就举了微软的例子说明了这个问题,微软形成垄断了,美国政府起诉要拆分微软,结果微软的产品价格反而提高了,这样的反垄断就是对消费者不利的,而真正要反对的垄断是什么呢?应该是政府用强力施加的垄断,即政府只允许一部分经营,不允许其他人进入的政策,而不是市场上自发形成的高占有率的垄断。换言之,衡量垄断的唯一标准是有没有政府的政策保护,而错误地看反垄断法的后果,还可能变成落后企业反对先进企业的工具。这有点荒唐。

  对于反垄断,笔者比较支持张维迎先生的观点。要反对的应该是由政府政策保护的垄断,而对于市场上自发形成的高占有率的垄断,笔者认为它们既然能存在就是合理的,换句话说,那些自发形成的垄断的企业之所以能垄断,就说明其必有“过人之处”,这些企业的实力,信誉等各方面肯定是被社会大众认可的,所以,事实上对这些垄断企业的产品时偏爱,甚至是有依赖感的。笔者认为这些自发形成的垄断是一种良性的正向的发展,而垄断的地位也是这些优秀企业所应得的。

  关于GDP。笔者对张维迎先生关于GDP的分析也比较赞同。比如,GDP和消费的关系,他认为,人们之所以创造GDP,是为了消费,消费才是生产的动力。但凯恩斯主义却认为,是为了增加GDP才刺激消费。这就把两者目标与手段的关系颠倒了。再比如,对于投资,正确的观点应是,投资应当创造价值。但凯恩斯主义就想当然的提出了“挖坑,填坑”的构想,以扩大就业,增加GDP。政府出钱让一群人先去挖坑,然后再出钱让另一群人去填坑,看似解决了就业问题,但实际上整个社会并没有创造出新的价值。

  关于进出口。古典主义经济学派认为自由贸易才能创造财富。但宏观经济学家们并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只有出口大于进口才能增加财富,而事实上,对于这个问题,宏观经济学家们的观点错就错在没能理解相对数与绝对数的关系,这样导致的进一步的后果是什么?在这样的经济思想下,大家都想着出口大于进口,同时这些经济思想的直接使用者就是政府,于是,各个国家就想方设法限制进口,增加出口,搞贸易保护主义,形成关税堡垒,而最终的结果,是对各国的经济发展都不利的。

  关于储蓄。“合成谬误”是确实存在的,但不适用于储蓄。我们知道,收入中的一部分用于消费,剩余的就用于储蓄,所以,表面上看,如果整个社会储蓄增加了,消费就会减少,但实际上,储蓄的实质是未来的消费,在银行业发达的社会中,储蓄大部分被银行吸收并转化为对生产企业的贷款,这被称为“投资”(指一般意义上的投资)。假设储蓄可以顺利地转化为投资,那么,这部分货币并未投向消费品的购买,而是变成了鼓励增产资本品并扩大整个生产规模的方向,从而扩大未来消费。

  最后,虽然笔者基本认同张维迎先生对经济学所做出的批评,但批评不是最终目的,我们真正需要做的还是在批评声中反思经济学,从而也才能真正实现新的经济学范式的转变。